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J曼生活 >“射精入肛门取保护罩”‧神棍猎嫩男鸡姦 >

“射精入肛门取保护罩”‧神棍猎嫩男鸡姦

栏目:J曼生活 | 来源:http://www.5599js.com | 时间:2020-06-10
“射精入肛门取保护罩”‧神棍猎嫩男鸡姦(吉隆坡13日讯)一名华裔年轻神棍疑以学习巫术为藉口,潜入学校“猎嫩男”,再以魔界即将降临,把精液射入肛门可取保护罩护身的说法,鸡姦少年。14岁患有糖尿病的受害者现身说法,指自己误信学习巫术可有预知能力而上当,前后总共被鸡姦3次,对方甚至在鸡姦他后,再以硬物插入其肛门,导致他流血不止。这名少年说,因为害怕事情被揭发,同学知道后会嘲笑他,所以他一直不敢告诉家人,而默默承受该名青年的欺凌长达两个月。最近一次被侵犯时,遭对方以硬物插入肛门,导致其肛门流血不止长达两週,他才忍不住告诉母亲,进而揭发这起谎话连篇的“诱男欺凌”事件。受害者于週三在前任士拉央区国会协调官兼马华士拉央再也支会主席黄糩璊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事件的经过。他说,他其实并不认识这名赖姓男子,对方在斋戒期间的某个星期五(8月),突然潜入校园,游说他及同学接受一项任务―学习巫术。“我们说不要,他后来还让同校的中六学长一起游说我,声称学巫术会有预知能力,并要我们给他3个月的时间。”他坦承,由于经不起对方好几次的游说,最终答应,而踏入对方一早设好的陷阱。怕嘲笑不敢告诉家人他指出,赖姓男子在8月的某个週六早上8时许,开车到学校附近接他及其余5名年龄介于10至20岁的少年,一起到甲洞某公寓的泳池。在路上,赖姓男子还说:“魔界已慢慢靠近我们,我们要跟他(魔)对抗到底。”抵达后不久,赖姓男子指要带受害者取“保护罩”,而把他带到12楼,在踏出电梯后,对方即强拉受害者到楼梯口,要他脱下裤子。“我不要,他就把我推倒在地上,硬把我的裤子脱下来,他用手掩住我的嘴,我喊不到,只能不停地用脚踢他,但他太大只了,我反抗不了。”他说,对方之后也脱下裤子,把阳具插入其肛门,进行违反自然性行为。“他说,把精子放入屁股(肛门)后,就有保护层(罩)了。”受害者指出,整个过程约10至15分钟,完事后,对方即带他到厕所清洗,然后再接其余5名少年一起去吃早餐及送他回家。男子遭质问否认罪行受害者自9岁就被证实患有糖尿病,目前每天必须注射胰岛素两次。他说,肛门受伤,流血情况持续两週后,他联络赖姓男子及追讨手机报酬,但对方出言恐吓,他愤怒地向母亲揭发此事,要求报警逮捕赖氏。他说,其姐在事后曾打电话质问赖氏,但对方否认一切指控。受害者在家人的陪同下,于10月20日向黄糩璊寻求援助,并在后者的建议下,到中央医院验伤及报案。惟截至目前,警方未有作更进一步的调查行动。为了避免有更多的人受害,黄糩璊希望警方可以破案,她也呼吁目击,或知情者若有任何线索可以联络警方,以协助调查。据了解,受害者已经通知校方,指有名可疑男子在校内广招学生学习巫术及性侵学生。黄糩璊也希望所有学校加强校内保安措施,管制意图不良的陌生人进出学校範围及接触学生。称取保护罩须肛交受害者指出,赖姓男子曾指巫术团的总部在泰国,所有学徒都必须跟他发生非自然性行为后,才可以拿到“保护罩”,因此他相信受害者不只他一人。他声称,因自小体弱多病,且患有糖尿病,他以为学巫术可以带来改变,而对方只说需要3个月的时间,还会带来预知能力,他才会决定试试。当发现所谓的“保护罩”实为鸡姦,他知道自己被骗了。他声称,他曾试图摆脱对方,想办法脱困,但对方以黑白两道都有朋友,若报警必会对付他作出威胁。他说,赖姓男子个子不高,身材肥壮及戴眼镜,第三次被鸡姦时,他曾咬伤对方的手。第二次被鸡姦威胁若拒“做”会害死人受害者声称,赖姓男子在数週后,以要取得第二层保护罩为由,要他出来见面,但他拒绝及要求退出巫术学习。赖姓男子直称,不论是要继续练巫术或退出,都必须要“再做(鸡姦)一次”,受害者没办法,只好再跟对方见面。他说,对方到他家载他及另一名朋友到同一栋公寓,但当时友人拒绝跟赖氏发生“关係”,直接离开而留下他一人。“我以为他要开车送我回家,没想到他竟然问同车的中六学长及另一名少年,他们的家有没有地方让他跟我做,他要找地方做。”他指出,一行人随后到甲洞电动火车站附近的旧公寓,赖氏声称初加入巫术界的学徒也是在这里跟他发生关係,再次强拉他到停车场的楼梯口,扯下他的裤子,逼他进行性行为。“我试图拒绝及反抗,但他以`生前累人,死后累街坊’来威胁他,指一旦被魔界找到他,就会同时害死其他学巫术的人。”结果,受害者又被赖姓男子鸡姦,之后才送他回家。第三次被鸡姦用硬物插肛门流血不止受害者说,他第三次被鸡姦是在10月初的初中评估考试(PMR)期间,他正在放假。赖氏以要送手机为由,约他外出,之后再把他载到自己的外婆家,在房内再次强行侵犯他,甚至使用硬物插入其肛门,导致流血不止。“到他外婆家后,有个叫肥姨的人坐在客厅,他叫肥姨带我到房间,说有事跟我谈,一进到房间后,他就锁门,硬脱我裤子,叫我听话,说会买一架千多块的手机给我。他后来还拿一枝东西插我,弄到我屁股流血。”他说,赖氏尝试用纸巾为他止血但失败,他只好光着下半身,到厕所清洗。当时“肥姨”也有看到,他相信“肥姨”应该知道发生甚幺事,但“肥姨”没有问他。巫术误听为武术父允学习受害者父亲指出,当孩子跟他说要学“巫术”时,他误听为“武术”,想到可以强身健体,他当然鼓励孩子,没想到是骗人的巫术,孩子太单纯所以被骗。他育有4名孩子,受害者是幼子,也是家中唯一个患上糖尿病的人。“他在9岁时突然晕倒,送院检查时就证实患有糖尿病,我及太太还有其他孩子都没有这个问题。初期情况较为严重,一天必须注射四次胰岛素,每月得到医院覆诊一次。现在已减至一天注射两次,两、三个月才需要覆诊。”他希望揭发这起事件后,警方可儘快採取行动,将赖氏绳之于法,避免更多的人受害。警开档调查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拿督邱震华指出,警方已开档,并援引刑事法典377C条文(鸡姦)调查这起案件。他指出,警方性罪案、虐童及家暴调查组(D11)已在士拉央医院的病房向受害者录取口供,并给予受害者辅导。他说,受害者因不太懂得国语,警方在录取口供时,需要花一些时间进行。‧2013.11.1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