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E生活谷 >Recuérdame-Rememberme 勿忘影中人:透过 >

Recuérdame-Rememberme 勿忘影中人:透过

栏目:E生活谷 | 来源:http://www.5599js.com | 时间:2020-06-08

    「雨夜花,雨夜花,受风雨吹落地;

     无人看见,每日怨慼,花谢落土不再回。」

──「雨夜花」,周添旺作词,邓雨贤作曲,原唱纯纯

最近上映,由迪士尼发行、皮克斯製作的电影「可可夜总会」,再度展现美国好莱坞的文创与多种族文化实力:它不但能够述说美国自己的故事,也可以述说其他文化的故事,而且是以一个非猎奇,充满尊重的观点。这部片以墨西哥当地,和清明节同样都是纪念亡者的传统节庆「亡灵节」(DíadelosMuertos)为背景,透过一个小孩与家族在世及逝去的成员间的互动,叙述一个亲情与梦想冲突的故事。电影中的亡者们非常在意自己的照片是否会被亲人或其他人放在祭坛ofrendaas上,因为如果没有活人记得他们的话,他们也即将在亡者之国消逝无蹤。

而在台湾,在墨西哥驻台代表处的办公室里,依照墨西哥的习俗,由11月1日,当地的亡灵节开始,就摆设了俗称为「祭品ofrenda」的祭坛,上面放了故人的照片,与献给他们的祭品。令人感动的是,在祭坛的热闹缤纷色彩间,在许多酒类、水果、冥纸、发稞等祭品之前,除了墨西哥有名歌手PedroInfante的照片之外,旁边还贴心地放了台湾作曲家邓雨贤的照片。

Recuérdame/Rememberme 勿忘影中人:透过

以所谓「四月望雨」(四季红、月夜愁、望春风、雨夜花)四首台湾名歌谣,以及「大稻埕进行曲」成为台湾最有名作曲家的邓雨贤先生,是不折不扣的台湾国宝。但我却是到了二十几岁,才认识这位作曲家;因为学校既不教,台语歌曲也与所有的台语文化一般,被特意长期排斥漠视。    

对我们这一代四十岁左右的人来说,台湾的历史像是考古一样,是一种不断的重新发现。在我们小时候的学校教育中,台湾历史几乎完全被抹灭;必须靠着亲人与部分敢言的长辈,以及对周遭的观察,拼凑出一个大概的形象;而一直到了解严之后,关于台湾历史的讨论越来越多,自己对于台湾的过去才有更清楚的面貌。

还记得在父母亲年轻的一九五六零年代,流行在同学恋人间互赠黑白全身照片,旁边注明「勿忘影中人」。「可可夜总会」这部电影的主题曲「Recuérdame/Rememberme」在电影中被翻译成「勿忘我」,但我想以本文与电影本身来说,也许更好的翻译就是「勿忘影中人」。如果我们不尽力记得我们自己的根,透过对过去的记忆与不断地再创造创新,延续自己的传统,难保我们对自己文化的记忆不会变成花谢落土的雨夜花朵,而我们也可能会再回到自己的文化历史都被隐蔽、欺瞒的那个时代。

在「可可夜总会」正片播出之前,发行商迪士尼还插入了一段「冰雪奇缘」的外传短片,叙述小雪人雪宝想替公主们找到在耶诞节可资纪念的家族传统;主要在于应景,顺便促销2019年即将上映的续集的这部短片,某方面来说也呼应「可可夜总会」这部片的主题。在这个人人脸书上手机里都有千万张数位照片,却可能没几张洗出来的实体照片的时代;在这个一天中更新的脸书讯息就可能超过几百则的时代,在我们的脑处理速度远远赶不上讯息更新或是AI进步速度的时代,我们的历史、过去、与传统更不该被遗忘:因为那是我们共享的过去。靠着我们的记忆,故人与文化活在世间,而不致消失在亡者之国、历史的洪流与人们的遗忘中:在我们脑中记忆的储存空间里,会替他们保留下一个小小的空间当作祭坛,透过情感的连结,与舌尖酸甜苦辣鼻中香臭软硬坚实触感一首歌曲音乐或是一道倩影结合在一起,而让他们不只是一个名字或一张黑白照片,而是我们共同的生活经验,也就是我们的传统与历史。

上一篇:
下一篇: